声调,自有分明的是与非

声调,自有分明的是与非


 ——谈《差不多先生传》一文的朗读处理


朱震国


  胡适之先生的《差不多先生传》一文写得辛辣又俏皮,让人由会意的笑声中领悟启迪,饶有情趣。朗读这样的文字,要是也仿照寻常的声腔语调,那就好比拿着相声的脚本却当作报纸社论来念,才叫滑稽,自然不行;可如果反过来,虚情假意般地一口痞腔,作脸谱化处理,亦不免肤浅。基调拿捏取怎样的“度”,朗读者首先得把握好。
  文章拿来看时,可细细品咂回味,个中玄机奥妙尽可咀嚼琢磨,用来朗读则不同,一遍而过,不及寻思便渺无踪影,需赖朗读之音、之声、之彩,来对文章的意味作出解读和研判。“差不多先生”者,纯属子虚乌有之流,本无其人——这是常识告诉我们的;但稍有生活阅历的人又都明白,“差不多先生”确乎有其人,也有其事!或许,现代著名漫画家丰子恺的人物画像可用作一比:其漫画中皆以圆圈代为人物面容,而绝不见嘴鼻眉眼,虚无其脸而实有其貌,此其方为高于生活的艺术。由此或可得到启发,确立本文朗读的基调:虚而其意,实而其人。也就是把声调拉升到高一点的位置,且又语气稍飘乎一些,咬字发声略加气息化,这样在听觉形象上区别于一般现实中的叙述,而和“各省各县各村人氏”、“全国人的代表”、“差不多先生”等语句说法谐同风格,相与融合。而对文中人物的言语口气等,把朗读的声音沉实下来,接近于常见声态,一来予人以真切感,二来也是叙述故事中渲染气氛的需要。这是一种夸张手法的“反用”,因为人物对白愈是真实可信,愈是放大人物行为举止的荒诞离谱,便愈是拓展作者行文的立意及深广度。例如,差不多先生临终时,一番遗言说完后,如果附加上略为夸张的咽气时的一种声息,朗读效果定会不错——“差不多先生”死不瞑目啊!
  除了适度夸张,还需比较。“差不多先生”的几次表述分别有不同的时间、地点和对象,那就该说出个不同的样子来。第一次因为是“常常”说的口头禅,显得宽泛,不必拘泥特定的情境人物,带着些说话的模样即可,只是末尾的重音须落在“精明” 上为较合适,如按习惯把“太”读重了,一则容易生出误解,因为“太”即“过度”之意,凡事过之犹不及,遭人嫌弃当属原有情理之中;二则无从表现“差不多”的症结只是在于不够“精明”而已。接着几次对话,对象为“他妈”和“老师”,人物口吻稍带些孩子气,突出的依然还是不可解、不可信的神情;“钱铺里伙计”对掌柜的“赔小心”,口气带些结巴才合宜;落下火车的那次,疑惑自然依旧,作派已然不同,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至于病急乱投医时的“心里想到”,并非说白,声音压低放沉些,心态亦便跃然!
整篇作品可以正常语气朗读的只有一句,即最后的那一句——那是作者心底的深深叹息,你可曾听到?
  经朗读润色修饰的文字,赞同、欣赏或鄙夷、厌弃,各种感觉,在那细枝末节间,历历分明。


附:


差不多先生传
胡适


  你知道中国有名的人是谁?提起此人,人人皆晓,处处闻名,他姓差,名不多,是各省各县各村人氏。你一定见过他,一定听别人谈起他。差不多先生的名字天天挂在大家的口头上,因为他是中国全国人的代表。
  差不多先生的相貌和你我都差不多。他有一双眼睛,但看的不很清楚;有两只耳朵,但听的不很分明;有鼻子和嘴,但他对于气味和口味都不很讲究;他的脑子也不小,但他的记性却不很精明,他的思想也不很细密。
  他常常说:“凡事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精明呢?”
  他小的时候,他妈叫他去买红糖,他买了白糖回来,他妈骂他,他摇摇头说:“红糖白糖不是差不多吗?”
  他在学堂的时候,先生问他:“直隶省的西边是哪一省?”他说是陕西。先生说:“错了。是山西,不是陕西。”他说:“陕西同山西,不是差不多吗?”
  后来他在一个钱铺里做伙计,他也会写,也会算,只是总不会精细,十字常常写成千字,千字常常写成十字。掌柜的生气了,常常骂他,他只是笑嘻嘻地赔小心道:“千字比十字只多一小撇,不是差不多吗?”
  有一天,他为了一件要紧的事,要搭火车到上海去。他从从容容地走到火车站,迟了两分钟,火车已开走了。他白瞪着眼,望着远远的火车上的煤烟,摇摇头道:“只好明天再走了,今天走同明天走,也还差不多。可是火车公司,未免太认真了。8点30分开,同8点32分开,不是差不多吗?”他一面说,一面慢慢地走回家,心里总不明白为什么火车不肯等他两分钟。
  有一天,他忽然得一急病,赶快叫家人去请东街的汪医生。那家人急急忙忙地跑去,一时寻不着东街汪大夫,却把西街的牛医王大夫请来了。差不多先生病在床上,知道寻错了人,但病急了,身上痛苦,心里焦急,等不得了,心里想到:“好在王大夫同汪大夫也差不多,让他试试看吧。”于是这位牛医王大夫走近床前,用医牛的法子给差不多先生治病。不上一点钟,差不多先生就一命呜呼了。
  差不多先生差不多要死的时候,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活人同死人也差……差……差……不多……凡事只要……差……差……不多……就……好了……何……何……必……太……太认真呢?”他说完这句格言,方才绝气了。
  他死后,大家都称赞差不多先生样样事情看得破,想得通,大家都说他一生不肯认真,不肯算帐,不肯计较,真是一位有德行的人,于是大家给他取个死后的法号,叫他做圆通大师。
  他的名誉越传越远,越久越大。无数无数都学他的榜样。于是人人都成了一个差不多先生--然而中国从此就成为一个懒人国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