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上教师如何准确运用“口语”

知识传输须晓畅明晰


  一个人生活中的日常言语不仅受其自身文化修养、周边环境等因素的影响,而且会被所从事的某种职业烙上深深的印记,这是一点也不奇怪的──语言,具有鲜明的职业规定性。
  (一)语言的职业特征
  警察在执行公务时,有时会先向当事人举手行个礼,以示对事非对人之意,可不管他的声音多么轻柔,脸上或许还挂着微微的笑容,人们却丝毫不会怀疑他的话语的肃然恭谨,一如那句著名的台词说的那样——“你可以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将在法庭上作为证词……”,警察的言语,往往随时就透示着国家法规的威严性;机关的公务员则不同,一切按部就班,等因奉此,遇事照章办理便是,以致有时惹得人们心生不满,埋怨少了人情味,其实“衙门”造就的模式似乎天然不容变通;舞台演员又是一类,嬉笑怒骂皆成声调,即便吃饭问候、见面招呼,亦自韵味十足,其感染力可见一斑;教授学者自然别具面貌,字斟句酌之间,停而复顿之时,咀嚼的是“然,且何以为然”,琢磨的是事物的原始本末,表述上好穷究事理本原,谓之学而好问;律师的口舌锋利人所共知,直言相陈也好,曲词盘诘也罢,其目的,就是要逼出对方的破绽,确立本方的胜势,话语不仅咄咄,而且多设陷阱,令人防不胜防;证券分析师、股市评论家口吐莲花、指点迷津的时候,令人茅塞顿开,直悔受教恨晚,但过后思量起来,仍难免疑窦丛生,渐生云遮雾罩之感,问题的症结就在这一职业语言的重要特征便是“模糊”二字──股市行情波诡云谲,岂能一切洞明尽在掌握……语言,用以有声表达的口头语言,受制于人们职业的诸多要素影响,而具有着显而易见的个性化倾向。那么,教师语言,特别是作为教师基本工作用语的课堂教学语言,其职业的规定又表现为何种特征呢?
  (二)教师语言的课堂规范
  一个教师的课堂语言,或者说,他/她的教学口才的本质特点之一,是晓畅明晰。
  传道授业解惑者为师;师者,道、业、惑者所谓也,老师,应该是有学问的。但老师同时还要会“教”,或传,或授,或解,贯穿于始终的,首先是一个知晓性。无论学问怎样高深渊博的老师,也无论这个老师讲解的是一个怎样玄而又秘的问题,他都务必时时刻刻地注意让学生听得明白,容易接受,至少不会因为误解或懵懂而一头雾水,致使教学流于白费心血。一次,有学生向孔子请教什么是“仁”,这是一个范围很大、内容复杂的问题,绝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明白,可是孔子却回答他说:说话缓慢一些,多思考一些,这样的人也许就可以称之为“仁者”了。学生很惊讶,难道少说几句话也可以成为“仁者”吗?孔子解释说:做事情已经很困难了,说话怎么可以掉以轻心呢?作为老师的孔子不是敷衍学生,而正是针对这个学生说话比较随意,常常不假思考的具体情况,深入浅出地说明白了“人人可以成为仁者”的道理,收到了很好的教学效果。而针对同样的问题,对另一个做事莽撞、好冲动的学生,孔子则是这样回答的:做一件事或采取行动之前,向父亲、兄长请教商量才可称为“仁”。试想,假如孔子此时不分学生的情况如何,只是照搬理论强调所谓知识,耗时费力不说,到底学生能有几分明白,也是大可怀疑的。
教和学,是一对矛盾的共同体。学,固然以教为前提,非教无以学,一般而言,学有赖于教,学,然后知教之不可或缺。换一个角度看,同样如此:无学不成教,教不仅以学为对象,而且要经由学的成效来检测自身的成效,如果最终不能达成学懂学会的目标,那么,教就无从体现其自身的价值。因此,会不会教的一个关键所在,是能不能把学生教懂教会。所谓懂、会,当然要从明白事理入手。评判一个好老师的标准,并不一定在于他能说出多少话语,多少道理,但一定要看他的话能不能让学生领会并牢牢地被记住,甚至成为生活的一种准则。日本现代女作家黑柳彻子回忆自己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校长小林宗作先生的许多教诲令她一生念念不忘:学校规定学生每天带来的午饭,一定要保证足够的营养,因此从菜肴的配置上就应该有所要求;但是怎么能让每个学生都能清楚了解并乐于记住这样的学校规定呢?小林校长给出的说法是——“山的味道,海的味道!”多么形象生动,多么琅琅上口!每次午餐前,学生们打开饭盒,在校长的巡查下,在彼此的目光交流中,“山的味道,海的味道”不但菜香扑鼻,而且一一闪现,既增长了生物知识,又增进了食欲。难怪作者数十年后还在津津乐道。
  言语是交际的工具,教学的口才是教师向学生传输知识的基本途径和主要承载,晓畅的要求保证了这一途径的通达和承载的负荷。而明晰的要求,则从确定无误的角度,对教学口才提出了又一规范。
  课堂实践中的教师口才其实不无丰富的色彩。有的辞藻华丽,声音悦耳;有的朴实平直,言语简洁;有的条理清楚,脉络分明;有的情以动人,富有感染力;有的长于阐释,有的胜在叙事,也有的善于论理,或以辩驳见称。即使同为一人,铺叙则侃侃而谈,剖析而丝丝入扣,忽而声柔气和,转瞬却正色厉词,种种情态,变化不一。教师,是一个角色概念。这一“角色”的内涵不仅就社会公众对其抱有的期待而言,而且定位于教学过程中其语言色彩的多种转换。但是,万变不能离其宗。教师的课堂语言哪怕如演员般动情、如警察般严肃、如评说股市行情那样模糊不清……都不过只是手段或方法,其最终的目的却只是让学生知晓事理,掌握知识。学生由不懂到明白,由无所知到有所识,由一无所能到会者不难。这一切都必须以所接受的相关信息的明确清晰作为前提。实践多次证明,如果教师的口头表达不能明白无误地传递知识信息,就一定会造成学生学习上的困难甚至阻碍,有声语言作为教师职业第一生命力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三)教学口才的基本要求
  要求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应用口头语言做到晓畅明晰通常是出于两方面的考量:其一,通过教师现身示范的作用,学生可以在耳濡目染中受到具体直观式的语言思维训练,这无疑是最好的教学摹本;其二,对学生来说,教师语言的清晰明了可以减轻理解的难度,使学习的进程变得较为轻松容易些。因此,教学语言的晓畅明晰,至少可从两个角度提出具体要求:一、语音标准,二、用语规范。
  用较高的语音标准来衡量一个教师,并不是一种苛求。试想,一个演员的语言功底不够,是不是一种缺陷?一个播音员更不用说了,没有过硬的嘴上“功夫”怎能开得了口?同样道理,教师面对的也是相当数量的受众——而且正处在求知欲旺盛、模仿能力极强的学龄年段,这样一种“角色”的基本教学行为──教学口语,怎能没有较高一点的要求呢?虽说不一定吐字归音字正腔圆、声音动听悦耳,但平翘舌音等基本语音要求合乎标准,不会因方音习惯等导致表达模糊理解困难,造成教学流程的阻涩,这应该是一个合理而且可以做到的要求。至于教学用语的规范,那更是一个教师所必须尽到的一种本分。“像教科书一样严谨”这句话通常被视为褒奖之词,那么以教科书为底本的“照本宣科”又岂能荒腔走板变了调呢?教师这个职业未必非语言大师才可当得,但如立足讲台却常常说不得体总是一件尴尬的事,因为一个教师“说”到底,嘴上这点“功夫”终究不可应付了事,尤其不可不把说得“准确”、“规范”放在职业基本功的首位。正如口才出色未必一定能成就一个出色的教师,但口才拙劣者却注定成不了一个合格的教师一样,晓畅明晰的口语表达将能奠定起一个教师良好口才的基础,虽然有待提升的潜力和空间都还需要今后的努力去证明。

《课堂上教师如何准确运用“口语”》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