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教学引领下的十年回顾

我的目标:走向语文教学的自由境界


——目标教学引领下的十年回顾


杨浦高级中学  朱震国


  目标教学在两个世纪的跨越中已然走过二十个春秋,弹指一挥间,而今弱冠。掐指算来,我走过的恰好是目标教学发展历程中的第二个十年:1998年的暑期,我在冯起德教授的引荐下,赴新疆乌鲁木齐参加了当年的学会年会,有幸结识了武镇北、李洪山、张映雄等学会的前辈和领导,从此,结下了与目标教学的两不厌之缘。十年来,我参加了河北承德、湖南洞庭、河南新乡等多次学会活动,亦曾撰文作学术探究,亦曾作课求大家指正,忝获褒奖,聆听教诲,深蒙厚爱,甚感裨益,拳拳之心由衷而生。
  一个教师的回报莫过于孜孜以求的教学实践,记录下自己的成长足迹,汇报出讲台上的甘甜酸苦,或能示人以鉴戒,或能作人之梯阶,或许这才是二十年纪念的目标教学之目标所在?——我作如是想。
  一、教学中的目标无处不在
  教学被认为是一门“点亮”的艺术,当然并非引火上烛那般简单,而需要激起学习者内在的欲望和热情,并伴随其生命的始终。与普罗米修斯窃盗“圣火”相比,教师的神圣或许并不逊色多少。也因之,“芝麻开门”便成为一个教师终身不渝的执着追求。课堂中的呼而有应,启而能发,其实无关乎学生智商的高低或能力的强弱,而往往取决于师生之间的交流沟通——有无心灵的碰撞,有无情感的温馨,有无理解的交换。似乎纷繁复杂的教学背后,做主的却只是沟通而已。
  (一)坚持坦诚的目标——寻觅教学的最佳切入点
  坦诚之融于学科,只是传授中的一项基本教学元素,真善美的传递必得先经由施教者的咀嚼消化、感同身受,才能如出“我”口如出“我”手,才能不仅以知识传人,而且以思想育人以情感怡人。一节课的失败,一个教师的挫折,不仅因为能力的欠缺不足,而且是因为学生在他的言词神情间读出了犹疑与冷漠——我们都听过或见过这样的事,对吗?一件不经意的往事让我记住了“坦诚”这个关键词。
  偌大的舞台上,几个大支光的碘钨灯齐刷刷地聚焦在排成四列的几十个男女学生身上。八月的大同,没有比这里更热气蒸腾的地方了。我走上约摸十级的台阶,准备上课,执教的篇目是《鱼,我所欲也》。
  这里正在进行的是一次教学比赛,学生从各班拆借临时整合。为公平起见,同一批学生必须上完三整天的十多节课。这都第三天快临近中午了,每个学生的脸上泛着油亮的汗光,显然已是疲惫不堪。
  “同学们好!”我打起了招呼,“这天气真够受的!如果不是学校老师的指定安排,大家怕不会来这里吧?”
  从昨天晚上抽签决定篇目后,我就一直在考虑怎么切入文本学习才妥帖,想了N个导入的方式,这会儿却觉得都不合适,只好即景入情,从眼前的感受说起了。
  一个女学生站起来:“我还是想选择来这里上课!真的,我不愿意错失这样的学习机会。”“是吗?”显然,这个答案出乎我的预料,便脱口说了一句,“如果是我,也许就不同,好不容易的一个暑假,肯定会有别的更有趣的一些选择。”
  学生的脸上也有点错愕,接着,渐渐有些活泛了。可以肯定,我的话语也仿佛不在他们的情理中。对话变得轻松起来。
  “确实如此生活中的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作出各种各样的选择——但是当面临人生重要关头的抉择时,你能学会正确地把握吗?这也就是今天这节课所要探讨的一个命题:鱼和熊掌的关系。”我由此趁势切入学习课题。
  以下的各个环节顺理成章一气呵成,学生应对敏捷屡出妙语,课时未到结束,课文却已了然成诵。两分钟的交流沟通了异地师生间了解的隔膜,舒缓了竞赛带来的紧张情绪,氤氲了因为疲惫或炎热而导致凝滞的教学气氛。学生期待于老师的其实不多,平等对话,坦诚交心,唯其“真”,才愈发彰显“善”与“美”的魅力;教师传授给学生的也不复杂,动之情感,晓之实理,唯其“拙”才更能展现为人师表者的气质与风范。教学的途径和方法或许万千不止,然而切入口却让人别无选择:坦诚才是唯一的捷径。
  (二)关注目标的细节——决定教学的成败关键处
  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不仅强调关注每一位学生个体的学习状态,而且要求关注教学过程中的每一个细微环节。细节,才是素质的最终体现。教学的过程,总是在一个又一个细节的演绎和累积中由始至终;情感的陶冶,总是在似有若无的细节的不经意中浸染开去。备课中,牵扯我们太多的往往实主旨啊教学目标啊,殊不知“抽象”倘若离开了“具象”,其实很难产生什么“印象”——没有“细节”的真实,“主旨”的完美就没有了想象的空间。目标教学的闪亮光彩说到底取决于细节的自然生成和融洽无痕。细节,让我们的教学理念、价值取向等等无所遁形。
   “这个老头那么沮丧,毫无信念和热情,真是太颓废了!”
  一句话,说得全场老师和同学都愣住了:怎么会产生这样的误解呢?
  这是一篇初二的教材,其中的一个故事说了一个孤独的老人,老伴去世,女儿远嫁,常有感慨:“我都快如土的人了,还有什么企望呢?”但当“我”冲泡咖啡与他时,老人却两眼闪着泪光,十分眷惜。读懂情节的含义并不太难,怎么会有这样的节外旁枝呢?全班同学的脸都转向了我,听课老师也在等待着我的下文。
  我能有几种选择呢?当然责怪几句“太过离谱”之类该是最简单不过了,但弊处也在明处:当事学生怕不会受用,直抒己见的结果就换来几句兜头的批评?而他的神情颇为自得,显见并非有意“逆立”相对。“你错了!”既无法使他心悦诚服,又给他心里添堵,不利于学习情绪得积极调整。不妥。换一种思路:不予理睬,该怎么上还怎么上。正因为错的“离谱”,才没有纠正的必要。这不,大家都现出了讶异的眼神吗?众所周知的谬误,有时不说也罢,无“法”何尝不是一种有“法”呢?事出不为无“因”,也许老师们评课时亦无可非议吧,但这,在执教者我的心里,恐怕不无影响,这是一个教学的“症结”,板上钉钉般确凿,如此视若不见地说过就过,毕竟交待不过去,至少教学的行云流水在漩涡处打转遇阻是不争的事儿。亦不宜。要不,交给学生讨论如何?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有很多人会举手对这种说法提出

发表评论